文体新闻  原创文学  记者故事  摄影天地  书画园地  民间文化   诗联动态  报刊精读
  首页 > 原创文学> 列表

怀恋弟弟
发布时间:2018-08-02 16:34:29
段冉丽

  “弟弟”二字,是我们全家生命不可承受之重,谁要提起,没有一个人不红了眼圈。都说男儿流血不流泪,但只要提起弟弟,父亲这堂堂七尺的汉子也止不住以泪洗面。所以,这四年来,“弟弟”两个字在我们家是禁语。

  四年啦,弟弟的样子被时间一层一层过滤,不看照片都要忆不起来了,可是我时不时会梦到他:梦到他说冷;梦到他说想吃肉;梦到他的脸倒映在水盆子里,却看不清容貌……每一场梦就是一场揪心的痛。幸好,我的弟弟,他再也不会痛了!

  弟弟是个可怜的人。还记得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,母亲因劳累,破了羊水,挂着催生针,疼得满头是汗,还能闲闲地和一个远房姨妈说笑,后来,弟弟就出生了!他来到这个世界太早啊,以至于走的也是那么的猝不及防!那大概是我母亲最后一次发自肺腑的期待和微笑吧!后来的十八年,父亲母亲和一生坐在轮椅上的弟弟,饱尝了许多的艰辛!但如果可以选择,这样的路,我们愿意一直走下去。可有时,命运残酷到让我们选无可选。忽的想起一句话来,一个人能爱另一个人多久呢?是那个人生命的终结,还是自己生命的终结?我想,我们不再同路的余生,都将用不同的方式想着你。

  弟弟走的时候,是凌晨两点的样子,那年好大好大的雪,好冷好冷的天,冷的人心都要结冰。许是血脉相连吧,女儿三个月吧,正是嗜睡的月份,夜夜安眠,那天凌晨时分却突然醒了,哭闹着不肯安睡。我怕冻着她,便商量着为她穿好衣服。刚收拾好,电话响了,看到是母亲,我的心紧紧地揪起。母亲说:“你弟弟没有了!”我顿时慌了:“新买的药我还没送回去啊,我这就把药送回去!”“他再也不用药了!”那头母亲早已泣不成声。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个凌晨,它把我的心分成了两半,一半是愧疚,一半是伤心。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的弟弟,他静静的,直挺挺的躺在黑漆漆的棺材里,还是生前的样貌,却没有生前的笑,没有生前的聪明伶俐,没有生前的温度。我喊天喊地的哭啊,撕心裂肺的痛啊。后来,听焦先生说,我把周围的人都哭红了眼睛,可却未哭回我的弟弟。那个一生从未感受过行走的力量与奔跑快感的弟弟;那个病得歪歪倒,却温柔的说“七七睡了,放我腿上,我抱一抱”的弟弟;那个安排母亲把他的低保取出来,要以舅舅的名义给侄女一份见面礼的弟弟。

  而这种种,被埋在了四年前的冰天雪地,被埋在了我心里。我不敢说,不敢念,因为我怕啊,怕惹哭了父亲母亲,我要怎样的力气才能忍住泥石流般横冲直撞的泪水,含笑劝慰。原来,假装坚强,是多么困难的事啊!

  我常常这样假设,要是弟弟还在,我必定加倍幸福!可若是弟弟活着受苦,这幸福我不要也罢了!昨晚又梦到弟弟,他活蹦乱跳的样子,我惊讶:你的腿好了啊?愿你来世,活出你想要的样子!
作者通联:巴东县大支坪中心小学老师
更多>>>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更多>>>
  • 更多>>>
    · 一幅画最合适的价格
    · 忍“辱”方能负重
    · 第一次实习的教训
    · 爱情像一双筷子
    · 尽责是最好的学习
    · 兰世立的“空罐价值”
    · 善良,是心间一朵莲花开
     

    版权为长江巴东网所有,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镜像或复制
    主 管:中共巴东县委、县人民政府  主 办:中共巴东县委宣传部  承 办:巴东县狗万代理
    主任办公室:0718-4333055  总编室:0718-4334814  编辑部、记者部、技术部:0718-4334335 办公室:0718-4332748  新闻热线:4001001918
    本站地址:湖北省巴东县宣传文化中心  邮政编码:444300  投稿信箱:cjbdtougao@163.com
      鄂ICP备05028449号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0805号